消费电子商务及团购资讯 团800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购江湖 >

阿里巴巴打击刷单遇困境 刷手称月入300万

时间:2016-03-18 10:54来源:《经济参考报》 作者:佚名 点击:
2016年3月15日,央视财经频道“3·15晚会”曝光刷单问题。《经济参考报》就此问题,向阿里巴巴搜索产品负责人思函,以及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资深安全专...

  

  

  2016年3月15日,央视财经频道“3·15晚会”曝光刷单问题。《经济参考报》就此问题,向阿里巴巴搜索产品负责人思函,以及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资深安全专家王彦进行了探讨。

 

  两位专职负责打击“刷单”行为的小二表示,阿里巴巴对刷单的打击非常严厉,刷单商家不仅仅会被扣分、关店,更重要的是,刷单店铺和商品会被“降权”,意味着根本得不到展示机会。

 

  同时,涉嫌刷单的交易量不会计入阿里巴巴财报。参与刷单的店铺大多被刷手蒙骗,“刷单就是自欺欺人”。

 

  刷单产业规模突破6000亿

 

  3月16日下午,在阿里巴巴杭州西溪总部,《经济参报考》见到阿里巴巴搜索产品负责人思函。虽然刚过而立之年,但思函已跟“刷单治理”打了七八年的交道。

 

 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成长,刷单已从过去的少数、极个别行为,转变为人人可伸手的地下产业链,给治理造成极大的麻烦。

 

  据了解,整个中国,针对电商、O2O等新兴的互联网业务的虚构交易产品或服务价值高达6000亿元。

 

  思函介绍说,因积累了大量打击刷单的经验和技术,阿里巴巴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线上交易自动化识别系统。店铺是否存在刷单行为,从后台数据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

  “所以去刷单的商家,大多是被刷单团伙骗了。你刷上来多少,我们处罚时就会给你去掉多少。刷上来的那点销量和受到的处罚其实是不成正比的。”思函说。

 

  而对于外界传言,阿里巴巴交易额是靠刷单的说法,思函表示,涉嫌刷单的交易量都会被剔除,不计入财报。“阿里巴巴集团目前盈利状况良好,而且在我们长期打压之下,仅部分商家还在刷单,我们完全不需要刷单产生的这么点交易量给自己下绊!”

 

  缺乏强有效法制手段

 

  刑警出身、现任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资深安全专家的王彦,长期负责线下虚假交易团伙的打击。

 

  2014年9月,一个名叫“葛岭”的微信号引起了王彦团队的注意。该微信号经常在朋友圈晒招募刷单手的公告,并声称单子多得做不过来,一月能挣300万,电商交易额都靠他。

 

  经过多方调查,王彦发现葛岭在2014年4月注册了一家商务公司,专门给商家刷单。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初,该公司共有897万元流水进账,有79个卖家给葛岭转账,有32个卖家备注刷单相关信息。

 

  面对此情况,王彦的团队一方面做商家的工作,取得证据,另一方面封掉与葛岭相关的刷手账号。看到自己积攒的3000多个刷手账号被封,葛岭最后对外表示解散公司,不再碰刷单。

 

  虽然打掉了葛岭刷单团,但王彦明白,他和团队还是输了。因为葛岭未因刷单遭到真正惩罚。在处理葛岭一事时,王彦曾想寻求法律支持并报警,但因没有判例,葛岭最终没受到法律的惩处。

 

  “等风头过了,他完全可以再招一批人继续开他的刷单公司。除了封号,罚商家点钱,我们还能怎么办?”王彦无奈地说。

 

  生态圈恶化

 

  商务部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0万亿元,而中国网购总额超过4万亿元,位居全球第一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各种电商、O2O平台不断涌现。激烈的市场竞争背景下,不少商家铤而走险,甚至一些电商平台也走歪路靠刷手维持虚假交易额,以寻求继续融资。

 

  但在思函看来,这样做无疑是饮鸩止渴。“‘刷单’破坏的是整个电商生态。传统线下,消费者能看到实物,可以通过观察建立信任。而电商平台,大家看不到实物,只能通过信用体系来判断。这也是电商平台的核心价值,一旦刷单破坏了这个体系,后果则不堪设想。”思函说。

 

  但如今,在旺盛的刷单需求推动下,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参与到刷单产业中。其中不少是在校大学生和家庭主妇。大家利用闲暇时间刷单,挣外快。

 

  “解决刷单、虚假宣传绝不能只靠阿里巴巴、电商。首先在法律上,应对刷单组织者和商家给予有力处罚。让大家认识到刷单是错误的、不道德的,只有形成全社会的共识,拒绝刷单,电商环境才能得到改善。”思函说。

 

 

 

(责任编辑:周游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